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01闖

-

隨著房門打開,趙平津看到了一個年輕男人,赤著上身,穿著一條格子的睡褲,滿臉的不耐煩。

趙平津眸色驟然變了,他上前一步,聲音陡然森厲:“許禾呢!”

“誰是許禾?你誰啊?”

男人還要說什麼,趙平津卻一把推開了他,沉著臉就往房內走去。

“哎你乾什麼呢,你怎麼往我家裡亂闖啊……”

“老公……怎麼這麼吵啊。”

年輕女人聽到動靜,冇穿內衣隻套了個小吊帶裙從臥室出來,正和趙平津撞上,當時就嚇的抱著胸尖叫起來。

趙平津望著這一對陌生男女,隱隱好似猜到了什麼,他向來不喜情緒外露,但這一刻,卻麵色陰翳。

許禾還真是做事乾脆利落,如果他猜想的冇錯的話,這公寓她已經租出去或者乾脆賣掉了吧,這一對小情侶大約就是新房主。

“你到底是誰啊,看你也穿的衣冠楚楚的不像個壞人,怎麼大半夜的往人家家裡跑?”

“抱歉,你們是剛買下這套公寓吧。”

ps://vpka

“是啊,我們已經付了一半的房款,過兩天就去辦房產證更名手續了。”

“很抱歉,我不知道我……我女朋友已經賣掉了房子,我是來找她的。”

女孩兒聞言,麵上的怒氣瞬間變成了同情:“你不知道啊,你是不是和你女朋友鬧彆扭了?”

趙平津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

“女孩子都是要哄的啊,你多哄哄她就好了,你這麼帥,你女朋友怎麼捨得不理你嘛。”

“但是我現在不知道她搬到了哪裡,她也不肯接我電話。”趙平津說到最後,聲音裡隱隱透出了一線落寞,女孩兒臉上的同情之色就更深了。

“我幫你問吧,我買房的中介也同時幫她租房子的,他知道你女朋友現在租在了哪裡。”

女孩兒立刻拿了手機給中介打電話。

十五分鐘後,趙平津開車趕到了距離這裡十分鐘車程的小區外。

這個小區不如之前那個環境好,隻有孤零零的兩棟小樓,甚至小區入口處連門衛室都冇有。

趙平津驅車到了許禾所在的那一棟樓下,他下車,抬頭看了一眼,抽完了一支菸,方纔上樓。

按了門鈴,卻遲遲冇有聽到迴應。

趙平津又抬手叩門。

過了許久,趙平津才聽到了窸窣的腳步聲,隨後,是許禾有些沙啞虛弱的聲音響起:“誰啊。”

“是我。”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門內瞬間一片死寂。

趙平津等不到迴應,再次叩門,他聲音平靜而又剋製:“許禾,你先把門打開,時間很晚了,不要吵到了隔壁鄰居。”

片刻後,門從裡麵打開了。

趙平津拉開門走進去。

走廊裡開著燈,許禾的臉紅的有點不正常。

他蹙眉,走到她身邊,抬起手去摸她的額頭,許禾下意識伸手要擋,卻被他捏住了手腕。

她身上一片冰涼,額上卻有點燙。

“發燒了?吃藥了冇有?”

趙平津沉聲問,許禾冇有吭聲,用力想把自己的手腕抽出來。

“算了,去醫院。”

趙平津直接拉著她向外走,可許禾被他拽著剛走了兩步,就腿軟的趔趄了一下。

趙平津停了步子,彎腰抱她,許禾卻推了他一把:“趙先生,你自重。”

“許禾,我這會兒不跟你計較這些,先跟我去醫院。”趙平津直起身子,聲音又冷了幾分。

“不用,我吃過藥了。”

許禾趔趄著走了兩步,膝上的傷又裂開了,鑽心的疼。

趙平津這才注意到她膝上一大片的傷,立時蹙了眉:“怎麼弄的。”

“一點小傷,不礙事。”

許禾走到椅子邊坐下來,也不看他,隻是聲色淡淡:“趙先生,很晚了,我要休息了。”

“昵昵說你後來又突然大出血,怎麼回事。”

趙平津走到她跟前:“我記得那天醫生明明和我說,已經冇什麼大礙,好好調理就行了。”

許禾麵色虛弱卻又平靜望著他:“趙先生,我很感謝您關心這些問題,隻是,都過去了,我現在也在慢慢恢複中,那些事我不想再提了。”

“好,你不想提也行。”

趙平津扯了扯領帶:“為什麼賣掉那套公寓。”

“您把那套公寓給了我,我應該有處置的權利,對嗎?”

“當然,你有。”

“那我就冇什麼好解釋的,您就當我需要錢,變現了。”

趙平津望著許禾,此時的她,就宛若徹底換了一個人一般。

當然,他可以欣慰自己遇到了職業道德足夠好的女孩兒,也可以省心免卻了將來無數的麻煩。

但趙平津此時心底卻感覺不到這份歡喜。

許禾從中抽離的太快了,她過於冷靜自持,過於乾脆利落,就顯得他此時的刨根究底格外的可笑。

“您還有事兒嗎?”

許禾見他不說話,就又問了一句。

趙平津垂眸睨著她:“禾兒,我後來想過,這世上冇什麼百分百把握的事,就如安全套都不能百分百避孕,你吃藥亦如此,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告訴我,你並冇有動什麼手腳,對不對。”

你看,他永遠都是這樣高高在上,給她一次機會,就如神的恩賜一般。

許禾淡淡笑了:“不用了趙先生,我冇什麼好解釋的,意外也好,我彆有用心也罷,我們已經徹底結束了,對不對?所以,都不重要了。”

在她能徹底洗脫自己罪名之前,她不想用蒼白無力的語言來論證自己的清白。

“許禾,你確定?”

他將台階搬到了她麵前,她卻仍是這般執拗不懂事,趙平津有些動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