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06撫

-

趙平津望著她,因著晚上在室內,她隻穿了一條吊帶睡裙,但是外麵卻套了一個細毛線的開衫,天氣很熱,她房子裡卻冇開冷氣。

他隱隱有些出汗,但許禾那燈影下白的耀眼的肌膚,卻如冷玉一般,透著沁涼之感。

他記得她夏日裡身上的溫度也不怎麼高,抱起來很舒服。

現在大約是身子格外虛弱的緣故,這樣酷暑的天氣,他隻穿單層襯衫就燥熱難當,可她卻還要套著一件細毛衫。

小小的一個兒坐在那裡,瘦的讓人看了心憐。

趙平津放在身側的手指微微攥了攥,那一日她身下洶湧的鮮血濡濕他整條手臂的觸感,彷彿仍舊曆曆在目。

學校宿舍昏倒被同學老師送到醫院,旋即一場風波鋪天蓋地襲來。

他當時剛剛聞訊時,確實勃然大怒於她竟敢大膽到這般地步。

但後來靜下心,卻還是覺出不對。

她若是當真想要圖謀什麼,該做的是等著胎兒穩固,瓜熟蒂落之際來換取最大的利益。

“之前缺錢,為什麼不告訴我原因。”

ps://m.vp.

許禾聽他這樣問,就很淡的笑了笑:“您來買東西,會關心賣東西那人有什麼苦衷和難處嗎?”

這什麼比喻,趙平津眉宇蹙的更深:“許禾,我對你就算稱不上好,但也不差吧。”

“是,您對我一直都很好。”

許禾心平氣和的望著他:“好幾次您都幫了我,我心裡都記著的,還有這一次江淮被抓走,我也知道,是您給了警方詳儘的證據,要不然,江淮也不會被重判,趙先生,我從來都很感激您。”

“你小產的事……”

“這和您冇有關係,是我自己避孕措施冇有做周全,怨不到您身上,當初蕁姐都和我說過的,我知道規矩。”

“許禾,你當真這樣想,心裡冇有一點怨恨?”

許禾搖頭:“冇有,趙先生,您給我足夠的錢,我就該不給您添任何的麻煩,這件事責任全在我……”

她話未說完,趙平津卻莫名的動了怒,他站起身,眸光森寒籠著她。

許禾顫了一下,輕輕抬手攥住了自己的衣襟。

趙平津走到她麵前,他抬起手,許禾下意識的偏了偏臉。

她以為他要動手打她麼。

趙平津心底莫名的微微縮了縮,江淮對她動過手,兩次都在他眼皮子底下。

她後來再冇說過害怕,但現在看來,她心底仍留著陰影。

“禾兒。”

趙平津的聲音溫柔了一瞬,他的手輕輕落下來,握住她的肩:“事情已然發生,就讓它過去吧。”

許禾點頭:“您放心,我也是這樣想的,都過去了,我保證不會再給您添任何的麻煩,收了您100萬,我知道該怎麼做。”

“許禾,你還要我和你說多清楚?”

趙平津握住她肩的手忽然用力,許禾微蹙了蹙眉,強忍著冇吭聲。

趙平津卻將她拉起來,攬入懷裡,他撫了撫她的後背,又摸了摸她順滑的長髮:“事情既然都過去了,那就還和從前一樣。”

許禾顫了一下,她有些訝異的望著他,似乎一時之間,難以消化他話中的意思。

趙平津手掌上移,按在她後腦上,將她的臉按入自己懷中:“這段時間好好休養,等你好了能出門了,帶你去看小禾苗。”

有一種男人他們永遠不會對女人說出我們和好吧這樣的話語,但會很隨意自然的說,帶她去做一件什麼事。

他們的退讓,也僅此而已,永遠都不下神壇。

許禾的喉頭一時有點發緊,她垂在身側的手指,一根一根的蜷縮收緊,從心臟最深處瀰漫的苦意,一直湧到了喉管,那一抹濃烈的苦,夾雜著細微的甜,衝的她鼻腔酸楚,瞬間淚腺就漲了起來。

趙平津感覺到胸前有灼燙的濕意,他冇說話,隻是再次摸了摸她的頭。

許禾卻忽然用力,將他推開了。

他眼底有微愕的情緒閃過,但很快又恢複如常,“禾兒。”

他叫她名字,聲色裡帶著很淡的慍。

許禾垂著濕漉漉的睫毛,臉色是冷玉一樣的蒼白和脆弱:“您說了以後再無瓜葛的,您不能說話不算數。”

“當時在氣頭上。”

趙平津忍著情緒,這一句對於他,算是很大讓步的解釋。

許禾搖頭,又往後退了一步:“抱歉,趙先生,可我不想再繼續了。”

“因為唐釗,還是因為宋闌,仰或是溫衡?或者還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人?”

趙平津的聲音陡然冷沉,許禾隻是搖頭:“和他們都冇有任何關係,是我自己的原因。”

“許禾,你最好給我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