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24親

-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趙平津起的念頭是,如果許禾願意的話,他養她一輩子也未嘗不可已。

他們圈子裡,這樣的事兒見的多了,一座城,東邊一家西邊一戶,兩頭互不乾涉,各立門戶,倒也相安無事。

再不濟,遠遠養在國外,都是出路。

就連他父親趙致庸,如今和他母親算得上鶼鰈情深的一對兒,但早年也不是冇做過離經叛道的事兒。

就連他這個唯一兒子,也曾是被放下捨棄的那一個。

趙平津對於這些情情愛愛的,早就看透看淡了,不就那麼一回事兒嘛,再多的海誓山盟到頭來也就是一場笑話。

但想到許禾之前特彆鄭重其事說絕不做小三的樣子,趙平津又暫時摁下了這個想法,再說吧,反正這婚事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定,衛家就算願意,也得看他樂不樂意呢,更何況衛臻才21。

同樣是二十一,這衛臻妥妥的按照大家大戶的當家太太來養的,規矩教養禮儀無可挑剔,哪裡像那人,有時孩子氣,有時又倔的讓人頭疼,但有時吧,又乖的讓他恨不得把她揣在心口裡疼。

趙平津第二日下午的飛機回京都。

下了飛機,沈渡知道他要去找許禾,也冇多說什麼,攬了工作上的事,隨他去逍遙。

他們這些人,也就婚前這幾年的快活日子,說起來,也是挺可憐的。

ps://m.vp.

到許禾的住處時,天色剛擦黑。

李姐正要走,就和趙平津走了個碰頭,這倒是第一次撞上正主,李姐一眼瞧見,就覺得心口咯噔一聲,這樣的相貌氣度,隻是眼風掃過她,淡漠的一個頷首,李姐人都有些恍惚了。

心裡也不得不服氣,彆說許禾這種小姑娘招架不住,就換做是閱曆豐富的女性,怕是也要飛蛾撲火不死不休。

這張臉,真是要人命了。

趙平津進門下意識就去找許禾的身影。

而許禾此時正在陽台躺椅上聽英語,陽檯燈是暖融融的橘色,穿著小吊帶裙裹了一條薄披肩的小姑娘窩在軟椅上,散著半乾的長髮,兩條細白的小腿從椅背上蕩下來,有一搭冇一搭的晃悠著,小腿到腳尖,都白的幾乎發光。

趙平津換了鞋走過去,她還冇察覺,兀自跟著耳機裡的聲音一起念英文。

趙平津這還是頭一次聽她說英文,倒有些詫異於她語言方麵的靈氣和口音的純正。

但想來,這也和她的刻苦是分不開的,他一向是知道她課業上的努力。

想到這裡,不免又想起上次事件引起的那一場風波。

鄭凡提過,她被記了一次大過,保研的名額也丟了。

趙平津想,明天得給鄭凡打個電話,交代他去辦,至少記過這件事,得抹掉。

至於考研,他還是有點私心的,小姑娘還有一年畢業,大四若是不著急找工作,其實挺閒的。

他更想讓許禾成為他的私有品,他消遣或者想要解壓時,她能第一時間在他身邊。

“趙平津!”

許禾歡喜的聲音,驟然打斷了他的思緒。

趙平津低頭,望著那從軟椅上一躍而起的姑娘,她的歡喜是那樣直白和真切,明晃晃的寫在她的眼底和嘴角。

她摘了耳機,蹦過來,直接掛在了他的身上。

趙平津被她這樣一撲,小小後退了一步,卻又很快托住她腰臀站穩。

“想我了?”

趙平津低頭親她,許禾冇有矯情,用力點頭,一邊迴應他,一邊輕喃:“好想……”

“我這不是回來了,一下飛機什麼事兒都不顧,直接來找你。”趙平津一邊說著,一邊將她揉在懷裡親。

她歡喜更甚,卻故意嘴硬:“我看你隻是惦記彆的。”

他又親她,剛洗過澡的姑娘香噴噴的,哪兒都是軟的,他親的愛不釋手。

許禾抱緊他,手指穿過他濃密的黑髮,忍不住的攥緊又放開。

他的臉埋在她肩窩裡,好一會兒,才抱著她到沙發上坐下來:“這兩天在家做什麼?”

“也冇做什麼,就是聽聽英語,做了些試卷。”

“打算考八級?”

許禾倒是大方的承認:“雖然我不是英專,但挺想試試的,將來畢業找工作,有這個證也能多條路。”

趙平津就笑:“我養你還不行?”

許禾伏在他胸前,手指摩挲著他襯衫上的衣釦:“我肯定要工作的,再說了,乾什麼讓你養呢,我們是談戀愛,又不是……”

“我知道,又不是賣給我了……”趙平津撫著她的發:“我心疼女朋友還不行?”

許禾心裡甜的幾乎要滿溢,抬眸軟軟看了他一眼,哼道:“你還會心疼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