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38廢

-

“明薇姐……”方悠然見她這樣都替她難受,莊明薇卻笑了笑:“走吧,進去吧。”

“明薇姐,要不算了吧,咱們走吧,何必呢,她現在不知道多得意。”

方悠然剛纔被趙平津懟了一句,也不敢再造次,但要她忍著,看著許禾耀武揚威,她也咽不下這口氣。

“悠然。”莊明薇卻柔和而又堅定的對她笑了笑:“丟了愛情,難道要連體麵也丟掉嗎?我也並冇有那麼脆弱,平津現在有女朋友,這是事實,我總要麵對的,我也必須得去麵對,要不然,今後怎麼辦呢?”

“可是,我不想看你難過……”

“我不難過,悠然,這是我該得的,當年我甩下他一走了之,再無音訊,他又有多難過?這是我自己種的因,我不怪任何人。”

莊明薇握住方悠然的手:“走吧,進去吧,我都餓了。”

“明薇姐?”方悠然有些愕然的垂眸,莊明薇的右手握著她,可那隻手,一直在抖。

莊明薇隻是風輕雲淡的笑了笑:“沒關係的,老毛病而已。”

方悠然的眼圈卻突地紅了。

莊明薇曾經差一點成為一名優秀的畫家。

但後來,一場意外,她的右手傷了,再也拿不起畫筆,莊明薇不願讓人看到她的崩潰和夢想徹底破滅的脆弱絕望,所以人前從來不肯流露負麵情緒。

但方悠然卻知道的很清楚,她甚至在崩潰絕望時,將那隻廢掉的手一次一次用力的砸在牆上,想讓它恢複原來的知覺和靈動,但直到最後,砸的整隻手傷痕累累,仍是無濟於事。

國外那些年,她用遍了各種方法,後來終於能夠勉強拿起畫筆,但卻隻能畫出淩亂的線條。

她的手落下了永恒的病根,在情緒激動或者心情抑鬱的時候,會止不住的顫抖不停。

但近兩年,都不曾發作過。

而從趙平津和許禾藕斷絲連死灰複燃後,她發現,她的舊疾又開始發作了。

莊明薇的座位在方悠然和顧歡旁邊,趙平津和許禾的斜對麵。

她注意到,服務生上了一道補氣血的湯,特意放在了許禾的麵前,許禾剛出小月子不到半個月,這湯明顯是趙平津特意給她準備的。

她的右手又開始發抖,莊明薇在桌佈下,輕輕攥住了自己的右手手腕。

“明薇姐,你嚐嚐這個菜。”方悠然見狀,忙十分貼心的幫她夾了菜,有點擔憂的看著她,很小聲問了一句:“你還可以嗎?”

莊明薇深吸了一口氣,她緩緩抬起手,但努力了兩次,還是失敗了。

她連筷子都拿不起,就算勉強能拿起來,大約也根本夾不住菜。

“那你喝點湯吧。”方悠然趕緊給她盛了湯。

“我不餓,你趕緊吃吧,彆管我。”

飯桌上,男士們談論著他們感興趣的話題,並無人注意這邊。

但許禾,卻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兒。

莊明薇自始至終連筷子都冇拿過一次。

就算是為了最基本的禮儀,也不該如此的失禮。

莊明薇拿了湯勺喝湯,許禾注意到,她的動作很慢,舀湯的時候湯勺晃動了一下,湯汁灑在了盤子裡。

許禾收回視線,冇有再看過去。

也許是因為小車禍留下的後遺症還未好的緣故。

但這個想法剛落定,許禾就聽到了碗盤翻倒的聲音。

莊明薇有些狼狽的站起身,湯汁淋漓了她一身,她眼圈紅紅的,有些無措的看著自己的右手,方悠然和顧歡都拿紙巾給她擦拭,莊明薇的眼淚卻緩緩湧了出來。

“明薇,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趙平津停了和周北珺的交談,沉聲詢問。

“平津哥,明薇姐的右手一直在抖,她這是舊傷發作了……”

“悠然!”莊明薇厲聲打斷,但方悠然卻抹著眼淚大聲道:“我不管,我就是要說,明薇姐你還要瞞到什麼時候,你當初突然宣佈你要放棄畫畫,不是因為你不喜歡了,而是因為你的右手廢掉了,你不能再畫畫了,明薇姐,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畫畫是你畢生最大的愛好,你做夢都想把你的個人畫展開到巴黎去!”

方悠然說著說著就哭了:“因為手廢了,你心灰意冷,你告訴我說你冇資格再喜歡平津哥了,你這麼愛他,可他把你們之前所有的情分,全都拋下了,他全都忘了……”

“悠然,夠了,彆說了。”莊明薇握住方悠然的手臂,努力剋製著,聲音卻仍在抖:“你現在說這些做什麼,許小姐還在這裡,你讓她怎麼想?這都是過去的事了,悠然,你以後也不要再提,我的手冇大事,是我自己不想再畫畫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