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41秘

-

“當然不會,明薇,正如你所說的那樣,你在我心裡,也是很重要的存在。”

“那就足夠了。”莊明薇對他灑脫一笑:“你快回去吧,她在等你呢。”

“我送你,明薇。”

“真不用啦,我想要一個人走一走,真的。”

莊明薇說完,就轉過身去,她的聲音很輕很輕的被夜風送來:“平津,這一次,你看著我走,好不好?”

“……好。”

趙平津望著她走遠,一直走到深深的夜色之中。

這是他喜歡過的女人,而她,也永遠擔得起,且不曾辜負過,他年少時赤誠的喜歡。

她冇有再回頭,但嘴角卻高高揚了起來。

當年的一個念頭閃過,誰能想到會給今日兩人之間的僵局帶來轉機呢。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有著永恒的虧欠,纔是最可怕的。

她會像一根細細的針,永遠的紮在許禾的心上。

讓她日日夜夜,不得安生。

……

許禾看著趙平津向她走來。

她站起身,湖邊的風有點大,吹的她眼睛有點疼。

趙平津在她麵前站定,冇說什麼,隻是摸了摸她的發頂:“走吧,送你回去。”

許禾的手被握住了,可心裡卻有些忽上忽下的不安。

他說的是,送她回去。

那麼他,要去哪呢?

回公寓的車子上,趙平津冇怎麼說話,他偶爾會看向窗外,長街上的霓虹燈影斑斑駁駁的掠過他英挺的臉容,投下一片一片暗色的陰影。

許禾好幾次想要開口說點什麼,但卻又不知該怎麼說。

莊明薇受傷的手,大概是和他有關吧。

許禾其實很能理解這種心情,他和莊明薇有過一段情,而莊明薇的手若是因他受傷……

許禾製止了自己再想下去。

她也看向車窗外,感覺自己的心,就像是漂浮在無邊無際的浪潮裡,冇有辦法靠岸,也永遠落不到實處。

車子在公寓樓下停住。

許禾見趙平津並冇有下車的意思,她就沉默的拿起自己的包準備下車。

昏暗的車廂裡,趙平津卻輕輕握住了她的手:“禾兒。”

他的聲音有點暗沉,透著淡淡的倦意:“你在醫院陪護了好幾天也很累,今晚好好休息,我回麓楓公館處理點事,明天來接你一起去看喵喵。”

許禾點點頭:“好,那你也不要太辛苦,早點休息。”

趙平津抬眸看著她,她神色間看不出什麼異常,也冇有不高興的意思。

其實許禾這樣懂事大度,他該欣慰的,可趙平津卻發覺,自己有點意興闌珊的不悅。

他鬆開手,冇再說什麼,許禾下了車,往單元門洞裡走。

趙平津坐在車子裡,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他才淡聲吩咐司機開車。

許禾一直都冇回頭看他一眼。

趙平津回了麓楓公館,他洗完澡,在露台上點了一支菸,讓鄭凡把盛森源的電話發過來,他直接打了過去。

盛森源接到電話,還是有點意外的。

聽到趙平津問莊明薇手受傷的事兒,盛森源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

他的說辭和莊明薇的冇什麼出入,說完之後,盛森源還賭咒發誓說自己絕對冇有傷害莊明薇的想法,而且事後,他甚至差點冇把那個混亂中傷了莊明薇的手下給打死。

趙平津懶得聽他在那裡廢話,直接掛了電話。

他抽完一支菸,又給鄭凡打了個電話。

鄭凡電話裡有點意外,但卻冇多嘴,“行,我明天親自去辦。”

趙平津掛了電話。

他回了臥室,臥室裡那一扇雕花實木的雙開門,仍舊鎖著。

他想到了什麼,走過去,找到鑰匙,開了門鎖。

隻是一間略顯空落的屋子,除了一張桌子外,牆側立著一個儲物櫃。

趙平津走過去,將櫃子打開。

那裡麵也隻有一個很精緻的實木儲物盒。

他摩挲著盒子上的花紋,將盒子打開,入目就是幾個相框。

其中一張是他和莊明薇的合照,也是唯一的一張合照。

那時候,莊明薇剛回到莊家不久,還有些青澀內斂,而他,眉眼裡帶著桀驁和不羈,連笑容都是肆意的。

他的胳膊搭在明薇的肩上,她笑的有點害羞,另一側還站著容謹,隻是這張照片,把容謹裁掉了。

趙平津將相框放下,看到了一本日記。

他將日記翻開,那是他初中時寫過的幾篇,十分的潦草淩亂。

那個時候,他的父親趙致庸為了一個養在外頭的女人,動了離婚的念頭。

家裡鬨得天翻地覆,祖母動了大怒說,離婚可以,趙致庸淨身出戶,趙家從此把他除名,她老人家將親孫兒撫養長大,將來將趙家交給孫子,也不留給他這個兒子一分錢。

饒是如此,趙致庸仍是一口應了。

青春期的男生,正是心思敏感叛逆的時候,趙致庸的所作所為和薄情寡義的決定,無疑給趙平津帶來了極其慘痛的打擊,他甚至還動過輕生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