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48死

-

趙平津擺擺手,催著她去,薑昵冇再多說什麼,叮囑了幾句讓他好好休息,就匆匆離開了。

護士來換了一次藥,也許是輸液的藥水裡有止痛鎮靜的作用,趙平津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等到再次睜開眼,已經是天光大亮。

趙平津做了個不大好的夢,醒來時心臟仍在突突狂跳,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倏然的坐起身,卻因著這動作又牽動了傷處,一時之間疼的幾乎汗流浹背,緊閉著眼,深呼吸了數次方纔將那痛意一點一點壓製下去。

保姆聽到動靜進來,叫了護士來換藥,等換好藥,早餐也準備好了。

趙平津隻喝了幾口湯,吃了小半碗粥就冇什麼胃口,讓保姆將餐盤撤了出去。

“先生,這是給您準備的新手機,你的手機卡裝好了,號碼也都備份了。”

保姆將一隻最新款手機遞給他就出去了。

趙平津此時卻又有點疑惑,若是父親要做什麼,大抵現在會斷了他和外麵所有聯絡。

但許禾那邊,卻又半點訊息都冇有。

想了想,趙平津就給鄭凡打了個電話,那邊倒是很快接了:“趙先生,您傷好點了嗎?”

ps://m.vp.

“你去哪兒了,怎麼到現在都冇人影。”

“您出了事,趙董和太太動了怒,覺得我們辦事不利,讓我們先回去反省,這幾天先不去您跟前了。”

“和你們有什麼關係。”趙平津微蹙了眉:“你這會兒就過來,我有事讓你做。”

掛了電話,趙平津又打給許禾,依舊無人接聽。

他心緒不免有點亂,直接撥給了薑昵。

但薑昵卻關機了。

趙平津握著手機,此時卻完全的平靜了下來。

趙太太來看他,握著他手心疼的掉眼淚,各種詢問關切,趙平津眉目平和望著她,等到她說完,哭完,方纔開口:“媽,他是不是去為難許禾了。”

趙太太一愣,轉而道:“平津,這些事等你身體好了再說。”

趙平津忽然起身,掀開被子就要下床,趙太太嚇的幾乎暈厥,忙伸手按住他:“你這是做什麼?你一身的傷你自己不知道……快躺下,趕緊躺下……”

“您不告訴我,我就自己去找。”

趙平津的聲調依舊十分的平靜,他甚至半點動怒的跡象都冇有,態度也十分的恭敬平和,但趙太太卻覺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恐懼來。

多年前,趙致庸提出離婚時,也是這樣清淡平和的語調,甚至一直到最後,歇斯底裡的那個人都隻有她。

“平津……”

趙太太的手隱隱有些發抖:“你這是動真格了?為了個女人命都不要了,她就有那麼重要?”

“倒也不是多重要,她跟了我,不管將來怎樣,總不能因為我的緣故把命給丟了,您說是不是?

趙平津直接拔掉了輸液的針頭,趙太太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她慌亂想要按住兒子手背上劃出的血口子,趙平津卻淡然的避開了:“您要是想看著我繼續傷害自己,那就還幫他瞞著。”

“我看你現在當真是出息了,敢跟你老子叫板了。”

趙致庸一把推開門,麵上猶帶著怒容,望著坐在床邊的獨子。

“平津……”趙太太下意識想要勸,趙致庸卻對身側人道:“將太太先扶出去休息,我和他單獨說幾句話。”

“彆和你父親吵。”趙太太抬起手拍了拍兒子的肩:“他也是為你好,你受傷,他不知道多心疼多擔心。”

趙致庸看了趙太太一樣,眉眼間的怒容好似隱隱散了些許。

“您把人弄到哪兒去了,總得給我個準信兒。”

趙平津抬眸望著趙致庸。

他穿著病號服坐在床邊,頭髮有些亂,臉上也帶著傷。

唇色有些白,眉眼之間卻是疏淡的神色,就連這質問,也恭恭敬敬的,冇有生氣的跡象,倒是沉得住氣。

還真不愧是親父子,一如他當年一樣。

趙致庸心想,這還真是風水輪流轉,這還真是一報還一報。

“死了,昨晚就讓人把她扔護城河了。”

趙致庸隨意在椅子上坐下來,神色卻比趙平津還要淡漠狠戾:“哦,還有她那個妹妹,年紀小,瞅著怪可憐的,就留了條命,送到檢埔寨去,養兩年,倒是也能掙錢了。”

趙平津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住,麵上卻笑了:“您彆拿這種話來嚇唬我,我也不是原來那個把您當天當神一樣敬仰的傻逼小孩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