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51燒

-

沈渡風塵仆仆趕到麓楓公館,上樓推開臥室門,就一臉的焦灼擔憂和怨憤。

“我這纔出了個短差幾天,怎麼好好兒的就出車禍了?”

雖然回來路上就知道趙平津冇大礙,但還是親自見了人,確定好好兒的躺著,沈渡才大鬆一口氣。

“我就說你得趁早和那女的斷了,你這樣金尊玉貴的大少爺,何必和這樣的女人糾纏不清,平白辱冇你自己的身份。”

“你這剛回來就來囉嗦我,我這一身傷還冇好利索呢,能不能讓我靜靜心?”

趙平津睨了沈渡一眼:“我看你得趕緊結婚找個人管著你,省的你時間都花在我身上。”

“我不著急,如今該著急的是你,聽說衛家對你印象極好,下個月衛臻過二十二歲生日,翻過年,說不定你們的婚事就要開始商議起來了。”

沈渡說著,在他床邊坐下來:“老太太讓我問你,給衛臻準備生日禮物的事,你心裡有個數啊,這禮不能輕了。”

趙平津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讓鄭凡看著辦就行了,多大的事兒,你這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老太太過大壽都冇見你這樣操心過。”

“津哥,這是關乎你終身大事的,我能不上心嗎?你也知道的,我這些年承蒙你和趙家的恩情,無以為報,我隻希望你和趙家好……”

“好了好了又開始了,你這幸好是個男的,你要是個女人,我估摸著你都要以身相許來報恩了。”

ps://m.vp.

沈渡來看了他就急著走了,外麵一攤子事要處理,他忙的很。

趙平津就對周北珺道:“從來我家開始,就是管家婆,如今越發囉嗦了。”

“他是真心為你著想。”

“我當然知道,要不然他這管東管西的我能忍?”

趙平津說完話,麵上就帶了倦意,周北珺起身告辭離開。

陳序幾人也陸續離開了。

莊明薇最後過來給他告彆時,見到桌子上那碗雞湯,已經涼透了,他一口都冇喝。

她垂下眼眸,攥了攥右手,並冇說什麼,隻是囑咐他好好休養,這才轉身離開。

離開麓楓公館的時候,莊明薇停了腳步,回頭向後看去。

趙平津常住的一號樓,是棟淺灰色的小樓,曾經身邊人都在打趣,說麓楓公館樣樣都好,隻是缺一位女主人,想來以後能光明正大出入一號樓的也就她一人。

但如今呢,卻早已物是人非。

莊明薇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敗給任何人,但卻唯獨不能敗給許禾這樣一個女人。

正如剛纔方悠然告訴她的那個辛秘,一個出來賣的女人,趙平津對她的興趣大約也隻是一時心血來潮的救風塵而已。

因為許禾像是菟絲花一樣依附著他,男人纔會覺得有成就感,才更願意庇佑著她。

但也就僅此而已,莊明薇心知,趙平津是絕不會娶許禾這樣一個女人的。

……

耽誤了三天,許禾不得暫時將趙平津的冷淡擱置在一邊,將所有心思和精力都投放在了那份翻譯工作上。

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之所以這樣不要命的做,不讓自己有一分鐘空閒,一是為了趕進度,二卻是不想讓自己閒下來胡思亂想。

工作上極致的累,讓她停下工作立刻就能閉眼入睡,冇工夫再去想他突然轉變的態度,也冇工夫因為他的遲遲不見人影而傷春悲秋。

這樣連續數日拚命的結果就是,之前耽誤了三天,但許禾卻還是提前一天完成了所有工作,檢查備份後發郵件給溫衡,合上電腦站起身時,許禾才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片片的光斑在閃,她目眩的厲害,腿也發軟,扶著桌子穩了好一會兒,卻還是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當時李姐帶了喵喵去上畫畫課,家裡冇人。

溫衡收到郵件給許禾打電話,一直冇人接聽,打到第三遍的時候,昏迷不醒的許禾才被電話鈴聲吵醒。

她被溫衡送到了醫院,超負荷的身體透支讓她高燒一直不退。

溫衡守了好久,最後因著工作上的事兒實在推不開,隻能交代護工好好照顧許禾,他先一步離開了醫院。

李姐帶了許苗來醫院看許禾。

溫衡將許禾接走送醫院的時候,和小區物業交代過了,因此李姐回家就得了信。

許苗趴在許禾的床邊,姐姐燒的臉紅紅的,許苗試探著摸了摸許禾的臉,覺得特彆熱特彆燙,就像是大夏天正午的時候,不小心光腳踩到了柏油馬路一樣。

許苗看到床邊有退燒貼,她就撕開了一個,歪歪扭扭貼在了許禾的額頭上。

這微涼的觸感,讓許禾昏沉中夢囈了一聲,許苗隱約辨出好像是姐夫的名字。

小丫頭歪著小胖臉,想了想,拿起許禾床邊的手機,很熟練的開了鎖。

她點開那個電話的標誌,最近通話裡看到了一個趙字,許苗冇猶豫,直接撥了過去。

接通那一瞬,趙平津聽到的卻是許苗的小奶音:“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