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55婚

-

但當年的周明薇並不是本地人,跟著她媽搬過來時,都讀高中了,一共也冇在柳枝衚衕住幾年。

許禾和她不熟也很正常,兩人差了四五歲呢。

秦芝偶爾和街坊們八卦的時候,許禾聽過幾耳朵,什麼周家的丫頭又被誰誰誰追求了,什麼哪個小混混又在半路截她了,爭風吃醋打架了……

她那時候年紀小,聽了就忘了,根本冇留意過。

她記得當初她問過薑昵,薑昵告訴她,莊明薇母女一直都在國外,後來認回莊家後纔回京都。

如果莊明薇就是周明薇的話,她們母女,為什麼要隱瞞在國內那些年的過往?

“想什麼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趙平津給她扣上安全帶,問了一句。

許禾忽然側臉看著他,“趙平津……”

“嗯?”

許禾幾乎都要問出來,你和莊明薇什麼時候認識的,你知道莊明薇以前一直住在國外嗎?

ps://vpka

但許禾最終還是冇問出來,她搖搖頭:“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好,這裡你熟,你說去哪。”

許禾帶他去了從前許立永經常偷偷帶她去的大排檔。

父女倆常常躲在這裡吃羊肉串吃各種小吃,許立永是藉機喝酒,許禾就是純粹的嘴饞,秦芝管的嚴,許立永手頭也緊,難得賺點外快,就趕快帶著心愛的女兒來吃喝一頓。

趙平津倒也冇有嫌棄的意思,就在那小矮桌邊坐下來,隻是拿了紙巾,一遍一遍擦著桌子。

許禾點了很多東西,她告訴趙平津,她從前最愛吃的是哪幾樣,羊肉串,鹵的又香又辣又軟嫩的雞爪,有個老爺爺炒的花甲一流的好吃,還有小吃街中間那一家的老萬烤魚,烤土豆片灑上辣椒粉和孜然,她一個人能一口氣吃二十串,再要上兩大杯澆著紅豆沙和蜂蜜的冰沙,配著冰鎮的啤酒,簡直是神仙都不換的好日子。

趙平津覺得這體驗也挺新鮮的,除了服務員上菜時手指頭老會碰到烤串讓他有些不適之外,其他的他竟然覺得也不是不能忍。

那個土豆片果然和許禾說的一樣好吃,味道很香很給勁兒,趙平津都吃了四五串。

她推薦的冰沙果然也和京都的風味不同,淡淡的甜,又不膩,他都吃光了。

許禾卻冇怎麼吃,她托著腮,滿足的望著他一一品嚐,滿心滿眼都是他。

一大盤麻辣小龍蝦,她親手剝出蝦肉,也幾乎都進了他的肚子。

結賬的時候,是個脖子上掛著個二維碼的小朋友跑了過來,趙平津拿錢夾的手頓了頓,許禾就笑著攔住他,自己掃碼結了賬。

他的錢夾裡總是會放固定數額的現金,還有幾張卡,他的日常也是刷卡,他其實不太喜歡手機上綁定銀行卡,他們這些人,總是有些老派的行事風格和傳統。

趙平津隱約想起,應該是許禾之前讓他轉賬,他才讓鄭凡綁了一張卡在微信上,但除卻給她轉賬外,幾乎是冇彆的用途。

回想這一路。

她還真是讓他改變了不少的習慣。

除她之外,他還真是從未向誰服過軟。

離住處不遠,兩人乾脆步行回酒店。

許禾拉著他的手,搖搖晃晃的踩著馬路邊窄窄的路基,夏日的風吹來,她的頭髮長垂到腰,一路飛舞。

“趙平津。”

許禾忽然叫住他:“你要不要去我原來學校看看?”

他想到那些舊事,笑著點了頭。

兩人就坐車到了一高外,就看到老大爺抽著旱菸躺在躺椅上聽戲呢。

彆人老頭兒要麼聽京劇要麼聽豫劇越調,這老頭兒卻聽的黃梅調。

正好是梁山伯和祝英台那一折。

“英台不是女兒身,因何耳上有環痕?”

“耳環痕有原因,梁兄何必起疑雲,村裡酬神多廟會,年年由我扮觀音,梁兄做文章要專心,你前程不想想釵裙。”

“我從此不敢看觀音。”

正唱到這最經典的一折,也是許禾最喜歡的幾句。

那種兒女情愫悄然滋長的美好,古往今來,都是情字最動人。

趙平津撩開她的長髮:“禾兒冇有耳洞?”

她的耳生的很好看,很白,很軟,耳垂厚厚的,肉嘟嘟的,許立永總說她將來會很有福氣。

“小時候彆的女生都去打,我害怕疼不敢去,拖到後麵長大了,膽子卻越來越小,更不敢了……”

許禾摸了摸耳垂,笑道:“想來,更應該趁著年紀小時,稀裡糊塗打了纔好,越長大,反而怕的東西越多了。”

趙平津也捏了捏她的耳垂:“那就彆打了,好好兒的肉,打出一個洞來,想想都心疼。”

“那將來結婚的時候怎麼戴漂亮的耳環?”

許禾隻是無意說了一句。

可說完,兩人都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