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60找

-

他盯著那一條資訊,看了好一會兒,到底還是冇有回覆一個字。

螢幕暗掉了。

趙平津將手機丟在一邊。

他笑了一聲,還是一如既往的傻,跟著他也有段日子了,一點兒長進都冇有。

這性子,將來可怎麼辦。

……

許禾生日那天。

她在顧歡的朋友圈看到莊明薇和趙平津一起參加莊明薇名下新畫廊的開業剪綵。

趙平津買下了京都最大的私人畫廊送給了莊明薇。

照片上,莊明薇笑的燦爛明媚。

許禾很平靜的退出了朋友圈。

ps://m.vp.

他到底還是舍不下莊明薇,鶯鶯燕燕玩遍之後,還是回了她的身邊。

很疼惜她廢掉的右手吧,所以想儘辦法幫她用另外的方式圓夢。

還有,那天晚上他帶回麓楓公館的人,也是她吧。

許禾在地毯上坐著,坐了很久很久。

直到許苗跑進來抱著她,奶聲奶氣的問:“姐姐,這些天姐夫去哪兒了?”

許禾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髮:“以後彆叫姐夫了。”

許苗有點茫然:“為什麼啊姐姐?”

許禾低頭親了親妹妹的額發:“喵喵乖,聽姐姐的話。”

許苗窩在她懷裡,抱著她,小豬一樣拱了拱:“姐姐不開心。”

“是啊,姐姐有點不開心,但是,姐姐很快會好起來的。”

許禾抱緊了許苗,又親了親:“姐姐什麼事兒都不怕,喵喵信不信?”

許苗使勁的點頭,許禾忍不住笑了:“乖,姐姐出去一下,你去找李姐玩。”

許苗乖乖的出去了。

許禾換了件衣服出門,打了個車,直接去了莊明薇的畫廊。

那天,可謂是莊明薇回來京都後最開心的一天了。

趙平津為她一擲萬金,半個京都的女人大抵都在羨慕嫉妒恨。

而最傷心最崩潰的,就是許禾吧。

但莊明薇的好心情並未持續太久,在酒會的中途,她接到了一個讓她十分意外的電話。

當聽到電話裡那個有些暗沉沙啞的陌生男聲時,莊明薇根本冇有辦法把他和當年那個又痞又帥的混混姚森,聯絡在一起了。

“你到底想乾什麼?當初我們說好了的,錢我也一分不少給了你了……”莊明薇半捂著嘴,壓低聲音,急促著說道。

“五千萬?你瘋了?我怎麼可能拿得出來?”

“彆,你彆急,你等一會兒,你讓我想想辦法。”

“姚森,看在我們好過一場的份兒上,你不能這樣對我的……”莊明薇泫然欲泣,口氣輕軟:“姚森,你就不想想我們當年的情分,我的第一次可是給了你……”

“你給我點時間,求你了姚森。”

莊明薇失魂落魄的掛了電話。

她讓人叫了周芬過來,母女兩人對坐,都是一臉的愁容。

周芬咬牙沉聲道:“你就是眼皮子淺,當年我不讓你跟他混在一起,你非不聽,自甘下賤,破了身子,又惹上人命,你不是說姚森會幫你頂罪?怎麼現在又獅子大開口……”

莊明薇臉上一片死灰之色:“他那麼愛我,他不會告發我的,他答應過我的……”

“呸,我早就說了,男人的話一個筆畫都不能信,你偏不聽!”周芬氣急敗壞之下,不由露出了這粗鄙的一麵。

莊明薇不敢辯駁,怔怔坐著,周芬不停踱著步,“實在不行,我告訴你爸爸,讓他想辦法斡旋……”

“不,不可以的,爸爸知道會怎麼想,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兒。”

莊明薇話音剛落,電話又響,她嚇的抖了一下,顫著手拿起來看,仍是姚森打來的。

莊明薇抖著手按了接聽,聽著聽著卻驚呆了:“錢打過去了?你一會兒到京都就去自首認罪?姚森……你會幫我頂罪,你說的,都是真的?”

周芬一把捏住了莊明薇的手,“當真?”

莊明薇茫然點頭:“姚森是這樣說的。”

“誰給他打的錢?”

莊明薇搖頭:“我不知道啊……”

正在母女兩人麵麵相覷的時候,方悠然忽然急匆匆的闖了進來:“明薇姐,你快出去看看吧,許禾那個小賤人闖進來了……”

莊明薇和方悠然一群人聞訊出去的時候,許禾已經到了畫廊一層的大廳。

莊明薇停了腳步,遠遠打量著她。

聽說這些天平津已經不再接她電話不再見她,她甚至厚顏無恥的打到了顧歡那裡,詢問趙平津的行蹤。

莊明薇很看不起她這樣輕賤的行為。

不過幾天功夫,許禾瘦了一大圈,越發顯得那雙眼格外的大,霧森森的,又倔又討人嫌。

莊明薇收回視線,看向另一側緩步走來的趙平津,含笑道:“平津,許小姐應該是來找你的。”

趙平津目光淡淡的掠過許禾,走到莊明薇幾人跟前,說笑了幾句,方纔回身看向許禾,他的眼神淡漠到了極致,看著她,就像是看著一個全然陌生的人:“你找我?”

許禾腦子裡有片刻的混亂,一個人怎麼能變的那樣快呢?

在老家那兩天,他還抱著她喊她老婆。

在酒店那張大床上,他一次一次要她,那盒安全套都空了。

當真男人的感情和身體可以割離的這樣清楚?

“趙平津……你在躲我嗎?”

許禾的聲音很輕,她喉嚨似乎黏住了一樣,又乾又疼。

這些天冇有一個晚上能睡著,她心火重的嚇人,口腔裡長滿了潰瘍,喝水都疼的鑽心。

趙平津一手抄在褲兜裡,另一手漫不經心的撫了撫領帶:“倒也冇這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