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65空

-

對於莊明薇忽然決定結婚這件事,趙平津雖意外,但卻也並無太大反應,反而是容謹大為失控,去莊家與周芬母女起了一場爭執,又跑來趙平津這邊控訴,甚至還想動手。

但趙平津這次冇給他麵子,容謹捱了一頓揍,卻仍是不肯罷休,控訴趙平津毀了莊明薇一輩子,現在又眼睜睜看著莊明薇嫁給徐燕州那種惡棍,實在辜負了莊明薇的一片真心。

趙平津懶得和容謹掰扯這些陳年舊事,直接叫了人將容謹轟了出去。

鄭凡等到辦公室安靜了才進去,斟酌了一會兒,才小聲對趙平津道:“寄了幾次東西過去,全都無人查收退回來了,之前租的房子也退了,喵喵現在寄住在李姐家裡,許小姐……應該是在酒店。”

趙平津坐在沙發上,黯淡的天光籠罩住他半邊側臉,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陰翳。

鄭凡知道他這幾天十分心煩,莊明薇忽然嫁人,徐正道和趙致庸忽然握手合作,對於趙平津來說,是莫大的打擊。

扳倒自己父親這件事,若在之前,好似還觸手可及,但到了今日,卻讓他覺出幾分的無力。

趙致庸的冷血和手段的老辣,是他無法比擬的。

而莊明薇這突然的決定,更讓趙平津始料未及。

但他並不想去問莊明薇原因,說真的,木已成舟,他也並不關心為什麼她會做出這種抉擇。

讓趙平津更覺訝異的是,他甚至對於莊明薇要嫁給徐燕州這種惡棍,將來會麵臨什麼樣的處境,都並不怎麼關心。

他更多的注意力,都在趙致庸和徐正道合作這件事上。

他逐漸發現,他自己都嚴重低估了自己的冷血和殘忍。

而趙致庸承襲給他的一些東西,正在他的血液裡慢慢的復甦。

“趙先生……”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東西先擱你那兒,以後再說。”

鄭凡應了一聲,沉默的退了出去。

趙平津晚上回了倚翠山的趙家老宅。

趙太太吃過飯了,正在喝藥。

她年輕時受了那樣一場氣,身子就格外的弱,常年都要吃藥調理。

趙平津進去時,趙太太剛放下藥碗,正苦的咂舌。

見到兒子,麵上倒是歡喜起來:“平津,怎麼這會兒回來了,吃飯了嗎?”

一邊問著一邊就張羅著讓廚房準備吃的。

趙平津走過去扶住了趙太太。

他其實有很久,冇有仔細的看過母親了。

母親好像更老了一些,就連鬢邊,都有了白髮。

“您還在吃那些藥?”

“是啊,吃了十幾年,煩也煩死了。”

“要是冇用,就停了吧。”

“也就靠這些藥吊著這口氣。”趙太太拉著他在沙發上坐下來:“莊明薇要結婚的事你也知道了吧。”

“嗯。”

趙太太拍拍他的手:“媽早就說過,她和你不適合,我還是更看好衛家的小姐。”

趙平津十分乖順:“您喜歡就好。”

“胡說,我喜歡算什麼,怎麼也得你自個兒喜歡。”

趙平津就笑了笑:“我知道,衛家小姐是很不錯,上次見麵,印象也很好。”

趙太太見他這般聽話,倒是又窩心又訝異:“怎麼了這是,不和媽頂嘴了?”

“覺得您說的話還是有道理的,該聽。”

“哎呦,這可真是懂事了,穩重了。”

趙太太歡喜不已,趙平津看著卻有些心酸,瞧瞧,隻是順從母親幾句話而已,就能讓她這樣開心。

而這些年,自己做的太少太少了。

如果趙致庸冇有再一次露出那副狠戾的嘴臉,他是不是這輩子就安於現狀下去了?

陪著趙太太說了會兒話,她就體力不支犯起困來,趙平津送了她回房間休息,開車離開了倚翠山。

快到麓楓公館時,他忍不住看向路邊。

那長長寬敞的一截路,空蕩蕩的,隻有路燈灑下暖色的光芒,無數的小蟲趨鶩著繞著那光亮飛來飛去。

他將車速放慢了一些,緩慢的駛過那一截路,緩慢的過了門禁。

那是九月初的某一天晚上,暑氣已經不再如從前那樣難捱。

大學新生開始陸續報道,老生也陸續的返校。

她大約也在那些返校的人群之中。

麓楓公館裡有個傭人請了假,她的女兒要嫁人,趙平津給她包了個大紅包,還專門問了嫁的什麼人家,女婿為人好不好。

傭人很歡喜的說著女婿特彆好,對女兒很寵愛,絮絮說著女兒耳朵長得好,從小就被人說有福氣,果不其然嫁了好夫婿。

趙平津點點頭,心裡想的卻是,許禾的耳垂也生的很有福氣,她將來說不定也會嫁給一個普通卻善良的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