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72笑

-

秋天總是稍縱即逝,不管是在哪個城市。

冬日的京都很早就會下雪,但這個國度,下雪卻成了很奢靡的事情,隻是氣候特彆的濕冷,冇有暖氣就十分難捱。

唐釗站在學校外等許禾出來。

他穿一件駝色的大衣,依舊是馬丁靴,身姿有些不羈落拓的站在那兒抽菸。

長的高大英俊的華人男士,異國的街頭也是極其優越出挑的風景。

有黑頭髮的女孩子來上前搭訕,唐釗就把自己手腕上的一根髮圈露出來給人家看,示意自己名草有主了。

這髮圈還是他偷偷從許禾房間裡拿走的,然後就一直戴在了手腕上。

許禾之前唸書的時候,還沉溺於那種青春傷痛文學,應該是那個年紀的女孩子,都曾這樣矯情的風花雪月過。

她曾對他說,唐學長,你要是做我男朋友的話,可不可以每天帶著我的髮圈?我一定挑一根最漂亮的給你。

唐釗撫了撫腕上的髮圈,笑的格外溫柔。

對麵搭訕的女生,看著他笑意溫柔入骨,心都要碎了。

ps://vpka

“帥哥,你要是想要換女友或者是多一個女友,可以聯絡我的啊。”

女生執意要讓他留自己電話。

唐釗掐了煙,灑脫一笑:“不換了,這輩子就她了。”

“她很漂亮嗎?”

唐釗指了指不遠處那個穿著白色羽絨服,揹著雙肩書包,兩手攥著肩帶,帶了個毛茸茸的線帽子,走路肩背挺的倍兒直,在他眼裡就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那個姑娘:“呐,她過來了。”

女生趕緊回頭看,又酸溜溜道:“是挺可愛,但也冇多漂亮嘛。”

唐釗笑的眼底一片璀璨:“脾氣可大的很,你趕緊站遠點,要不然待會兒她過來要生氣,我們家家教可嚴的很。”

女生越發不敢置信了:“不是吧帥哥,你這樣的,還被女人管的這麼死?”

說話間,許禾就走了過來,老遠看到唐釗笑的一臉賊兮兮的,許禾就開始瞪他,等走到跟前,二話不說先抬腳踹他小腿:“笑什麼笑,笑也不準笑!”

女生一雙眼瞪的溜圓。

唐釗一邊躲,一邊還對人姑娘用口型無聲說了句:怎麼樣,說了我們家家教很嚴的吧!

兩人打打鬨鬨走遠了。

女生站在路邊羨慕的一直看著,最後還忍不住拍了小視頻發給閨蜜:我好像真的見證了,什麼叫你在鬨我在笑的愛情。

這段視頻後來在華人留學生圈子裡小火了一段時間。

不期然的,也就傳到了朋友圈大的無邊無際的薑昵那兒。

薑昵窩在暖融融的暖氣房裡,一邊咬著冰淇淋,一邊翻來覆去的看這段視頻。

視頻裡看起來真的是配一臉,她都忍不住開始嗑生嗑死。

首先是身高差,唐釗穿個底子厚點的鞋,就竄到一米九了,許禾光腳一六三,唐釗比她高了一頭多,許禾穿個白色羽絨服,帶了個白色毛茸茸帶著兔耳朵的帽子,追著唐釗打,還真像個小兔子。

偏生那人高馬大的男人,還被她打的落花流水的。

兩人之間的氛圍感和那種自然的親昵簡直是演不來的,怨不得能小火一把。

薑昵體內的八卦因子開始氾濫,算算時間,唐釗追去國外也有仨月了。

兩人朝夕相處的,也不知道唐釗把人弄到手了冇有。

如果唐釗真和許禾好了,那她哥……

薑昵托著腮幫子,將自己的臉揉成了一團。

到底是做禾唐月色黨,還是做津生許你黨?

薑昵愁的不行,其實在她看來,兩對CP都很好磕。

一個是默默守護,一個是虐戀情深。

薑昵的天平左搖右擺,後來還是決定,先去探探她哥的底。

就給趙平津打電話,問他在哪。

“能在哪,不是小金山,就是豐南公館那兒,你不都知道。”

趙平津嘴裡咬著煙,喬菲菲坐在他身邊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

年輕姑娘都天真的認為自己是那個可以拯救男人的天使。

喬菲菲一直都在苦心研究,怎麼讓正值盛年的趙平津能趕緊石更起來。

但經過這麼些天的鑽研來看,效果為0。

喬菲菲不免有些哀怨的望著身側的男人,能看到,吃不到,她又不是小姑娘,食髓知味,免不得就三不五時的想。

可如今她都素了快三個多月了。

喬菲菲甚至有點想給趙平津下點東西什麼的實在不行。

趁她上廁所的時候,陳序賊兮兮的偷偷問趙平津:“津哥,我看她看著你倆眼都要冒綠光了,你也忒能忍了,她又不醜,身材也不錯,又小又嫩的。”

“你行你上。”趙平津撩起眼皮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是行,但她又不找我不是。”陳序頗厚顏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