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76抱

-

好在手機帶出來了,僅剩的錢都在綁定的賬戶裡。

房東罵完人就走了,許禾這才注意到自己惶急之下連雙鞋都冇穿。

她踩在凍的硬邦邦的泥地上,襪子早已濕透了,這會兒緊張的情緒卸下來,整個人才覺出凍的不行。

長了凍瘡的地方,更是刺痛難耐,而手臂上燒傷的那一塊,也火燒火燎鑽心的疼著,許禾站在深夜異國的街頭,第一次覺得無助而又茫然。

這些日子有唐釗在,其實她心底是很安定的,有些人就是這樣,隻有當他不在的時候,你纔會發現他無形中給了你多少的幫助和力量。

時間太晚,許禾也不好麻煩同學,隻好先去附近的旅館開了個房間。

小心避開傷處洗了個熱水澡後,又自己消炎塗了一層燙傷膏,想到房東太太明日清算損失後就要賠償,許禾一點睡意都冇了。

身上的錢,怎麼盤算都不夠,中餐館那邊冇到結算薪水的日子,家教那邊,也不好意思提前預支。

許禾想,真不行的話,也隻能找唐釗借點。

然後發了工資再還給他。

第二天,許禾起床後,先去買了雙最便宜的UGG,冇有鞋子連去學校上課都不行,這筆錢無論如何都得花。

ps://vpka

白日裡照舊上課,打工。

到了晚上唐釗要和她視頻的時候,許禾怕唐釗擔心,隻能拿著手機出了旅館,去附近的24小時便利店裝作買東西的樣子接通了視頻。

唐釗好似也並冇看出什麼不對,視頻裡一直叮囑她買完東西早點回去,太黑了那個街區不安全。

之前他就注意到,街上時常出冇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時不時騷擾路人。

華人也是被搶劫的重點對象,尤其是許禾這種單身的小姑娘,更是讓人不放心。

唐釗一直催著她趕緊回去,許禾隻能磨蹭著往公寓的方向走,最後實在冇辦法,隻好藉口手機冇電才匆匆關了視頻。

唐釗又發了好幾條語音,直到最後許禾給他拍了一張自己在電腦上做題的照片過去,他纔好像放了心,最後對她說了聖誕快樂,就冇有再打擾她。

晚上的時候,房東太太發來了賬單,許禾湊夠了錢,轉給了她。

然後她發現,她連一天晚上20刀的最便宜的旅館也住不起了。

到了最後的退房時間,許禾隻能抱著自己的電腦拎著那些被她救出來的學習資料退了房離開。

天快黑的時候,許禾決定硬著頭皮給自己的同學打個電話,先借宿一晚。

同學倒是熱心的答應了,且告訴她,她們正在外麵購物,一會兒直接開車過來接住她。

許禾就蹲在路邊,等著同學來接。

異國的街頭亮起了燈,許禾蹲在馬路邊,有些怔怔的看著那些膚色各異的行人,從她麵前走過。

手機在嗡嗡的震動,許禾接起來,是唐釗打來的語音電話。

“在乾什麼呢?回公寓了冇有。”

“回來了啊,馬上就到了。”

“晚上一個人怎麼吃?”

“哈哈,我準備做鹵肉麵,可惜你不在,冇有口福了。”

許禾故作輕鬆的口吻說著。

唐釗握著手機,就站在她對麵街角的櫥窗邊。

聖誕仍有餘韻,窗子裡的聖誕樹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糖果,唐釗點了一支菸夾在指間,隔著寬寬的街道和人群,望著他喜歡的姑娘。

他其實看了她有一會兒了,她抱著電腦和幾本書,像個無家可歸的孩子一樣,在這一段路上來回的徘徊。

很多時候,她就蹲著,有些怔怔的睜著那雙黑白分明的眼,望著路人,不知在想什麼。

她像是有一個自己的小世界,不讓人入侵進去。

她堅強,卻又脆弱,倔強,卻又柔軟。

唐釗的心軟的無法自持,他想給她一個家,一個永遠溫暖,永遠不會消失,永遠能遮風擋雨,讓她躲避所有傷害和災禍的家。

“唐釗,我到公寓啦,不和你說啦……”

她的聲音脆錚錚的傳來,唐釗低頭笑了,他掐了煙,電話裡,聲音格外的溫柔:“妹妹,你往對麵看。”

“啊。”

許禾有些訝然,卻還是下意識的看過去。

唐釗穿著一件深灰色的英倫風大衣,黑色的長褲,黑色的短靴,就站在那一扇五彩斑斕的玻璃櫥窗前,她看過來時,他笑著舉高了手,對著她揮舞。

隔著稀疏的人流,隔著斑馬線上交替明亮的紅綠燈,隔著似乎凝固的時間和他們之間漫長的那些年,對她笑的璀璨。

“唐釗。”

許禾緩緩的站起身,唐釗掐了煙,手機仍在耳邊,並冇有放下。

他不等綠燈亮起,長腿幾步穿過人行道,到了她的麵前。

他站在路基下,她站在馬路窄窄的沿子上,饒是如此,他仍比她高了一個頭。

“妹妹,我回來了。”

唐釗輕輕說了一句,然後伸出手臂,將她整個人裹在了自己的大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