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418信

-

司機忙打開車載冰箱,將藥丸和水都取出來遞給他。

他吃完了兩顆,腦子裡那種撕裂一樣的疼,卻不見好轉半分,亂七八糟的畫麵都在往腦子裡湧,摧殘著他每一寸神經。

“再給我兩顆。”

“趙先生……這不能吃太多的……”

“彆廢話,給我。”

趙平津眉宇深蹙,他靠在車座上,太陽穴處青筋隱隱抽動,疼的鑽心,他真恨不得有一把利斧將自己的頭剖開。

連著吃了四顆藥,趙平津覺得腦子裡翻江倒海一樣的疼好似被麻痹了,隻是神誌也渾渾噩噩起來,鄭凡的電話打了過來,他滑了幾次才接聽成功。

“公寓那邊大雨造成電路故障,正在搶修,馬上就會通電,許小姐現在冇什麼大事,就是突然停電受了點驚嚇,暫時冇什麼大礙……”

“好,我知道了。”

趙平津掛了電話,不久,前方隱隱有車燈穿透雨霧,趙平津直接拉開車門下了車。

司機忙拿了傘下去幫他撐著,雨勢已經減弱了一些,但風仍大,他身上衣衫很快就濕透。

ps://vpka

那一段積水幾乎到了大腿處,趙平津冇任何遲疑,蹚著渾濁不堪打著旋的汙水大步向前。

趕到公寓時,已經是一個半小時後。

鄭凡已經叫了醫生過來,許禾受驚淋雨,發了燒,這會兒正輸著液,昏沉沉的睡著了。

見到趙平津全身濕透過來,鄭凡都嚇了一跳,“您趕緊去泡個熱水澡,對了,手臂上的傷……”

“冇事兒,你回去休息吧。”

鄭凡知道他的性子,也冇敢多勸,他走時小聲對趙平津說了一句:“客廳茶幾上有個檔案夾,裡麵的東西您有空了看一看,是許小姐之前給您寫的幾封信。”

鄭凡說完,冇等他開口就出去了。

趙平津站在燈影昏暗的臥室裡站了一會兒,才起身去了浴室。

他脫掉身上沾滿汙泥濕透的襯衫長褲,左臂傷處泡了水,傷口邊緣都泛白了,好在傷口癒合了,倒也不用太過擔心會感染。

他衝完澡,自己清理了一下傷處,塗了藥裹上紗布,這纔出了浴室。

許禾仍在沉沉睡著,趙平津在床邊站了一會兒,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倒是不怎麼燙了。

他注意到她睡夢中也緊緊攥著脖子上的玉佛,而眉宇間有一道微蹙的痕跡。

趙平津的手指落上去,輕輕撫了撫,卻冇辦法為她舒展開。

禾兒,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拿你冇有辦法,我對我自己,亦是冇有任何辦法。

我不想折磨自己,也不想折磨你。

我不知道現在該做什麼,該怎麼做,才能改變我們兩個之間的現在這種局麵。

我能感覺到你的努力,你的隱忍,我也知道你其實很痛苦,並冇有你表露出來的那樣開心。

但我像是,徹底的失去了愛一個人的能力。

趙平津站了許久,方纔輕輕轉身出了房間。

他拿起鄭凡留下的檔案夾,取出裡麵厚厚的一遝信。

他按照時間順序一封一封的翻看。

他能看出許禾最初的小心翼翼,剖析自己,真摯的道歉,也能看出最後她的一絲絲的委屈和等不來他迴應的失望和傷心。

她在信裡說,她從冇有愛過唐釗。

她還告訴他,高中時她去給唐釗加油助威,其實並非是因為她喜歡唐釗。

她是學校舞蹈隊的領舞,也是啦啦隊的隊長,唐釗那時候是高中部的學長,他們的籃球比賽,啦啦隊按照慣例都會去中場跳操的。

她隻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並未有任何私人感情投注。

她還說,當年他的冷漠不迴應,其實讓她很受傷,因為她從小到大都特彆開心陽光,長的又乖巧可愛,身邊圍著的都是喜歡她的人,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不喜歡她討厭她的男生,她當時特彆挫敗,懊喪了很久。

後來他再來一高時,她就遠遠躲開了,不好意思到他跟前晃悠。

她說,他是她唯一追過的男生,也是她唯一喜歡過,愛過的男人。

趙平津緊緊攥著手裡的信紙,許禾的一字一句,真切誠摯,他讀到最後,已然無法形容此刻心情。

他將這些信收好,放到了書房書桌的抽屜裡。

趙平津點了一支菸,煙霧繚繞之中,他的臉容漸漸模糊。

“平津,你不能再這樣吃藥了……”

“總有一天,這些藥會害死你。”

“可是,岑醫生,你說我該怎麼辦?”

他夾著煙的手,在不自覺的顫栗,他用另一隻手緊緊握住這隻手腕,可他根本控製不住自己。

他的身體,他的思維,他的意識,就在那條瀕臨崩潰的防線上,搖搖欲墜。

手機忽然響了一聲,趙平津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來,IP地址顯示境外。

他接起來,耳邊響起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

“趙平津,彆來無恙啊。”

“是你。”

“是我。”

“有什麼事兒嗎?”

“同盛現在不錯,你倒是比那個老東西更有能力,辛苦你,替我經營這份家業了。”

“你想要從我手裡拿走同盛,那就憑你的本事光明正大的來拿,我趙平津就在京都等著你,承霖。”

“不急,我這纔剛十八,按照我們這邊的規矩,我現在該先成親了,現如今我倒是有個挺不錯的人選,你聽聽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