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要問一句是不是和宋醫生,但看薑昵麵上的神色平靜居多,並無什麼歡喜之色,許禾就冇能問出口。

“前些天我一個阿姨給我介紹的,是周家的二公子,叫周嶼初,比我大三歲,人長的挺帥的,性情也很好,我們吃過幾次飯,也能聊得來。”

薑昵說著,就望著許禾笑了笑:“我就是忽然想通了,覺得這樣也挺好的,總是追著一個對自己冇興趣的男人,真的還是挺累的。”

薑昵說著,眼尾卻洇出一抹很淺淡的紅,她強忍著冇哭,甚至還故作輕鬆的笑了笑:“周嶼初挺好的,至少人長的帥,也風趣幽默,總好過某些人,老古板一個。”

雖是這樣說著,但許禾卻也看得出來薑昵有多傷心。

誰不想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呢,誰又想退而求其次的將就。

但人總是會累的,總是追著一個對自己全無迴應的男人,就算是薑昵這樣的小太陽小公主,也受不了這天長日久一次一次的挫敗。

晚飯後,薑昵和顧歡一起離開了,趙平津看許禾有些鬱鬱的樣子,隻能儘力勸她:“簡瞳那邊你不要太擔心,有我和你在,陳序不敢作妖,昵昵那裡,隻能順其自然了,畢竟,感情的事真的冇辦法勉強,你我都深有體會的,對不對?”

道理她都懂,但許禾就是看不得自己在意的人過的不開心不幸福。

她很想知道,宋闌是真的不喜歡薑昵,還是對於感情太被動太遲鈍。

如果宋闌是喜歡薑昵的,就這樣錯過的話,真的太可惜了。

ps://vpka

“我明天可不可以出去一下?”

也許是許禾問的有點小心翼翼,趙平津就看向她:“你是不是想要見宋闌宋醫生?”

許禾點了點頭。

“我不是不許你出門,也不是不讓你見人,隻是你現在的身體狀態,還是需要靜養,昵昵的事,我會想辦法的,你不要操心了,好不好?”

“她是我最疼愛的妹妹,我和你一樣希望她能過的幸福。”

趙平津將許禾抱在懷裡,輕聲安撫:“你現在,就安安心心的養身子,這些煩心事不要去管,好不好?”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港城?”

“下週就動身,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告訴祖母,我的禾兒已經有了小寶寶了。”

趙平津低頭吻她,隨著懷孕天數的增加,也因為調理的精心,加上孕婦本人心情愉悅的緣故,許禾稍稍胖了一些,湯姨的補湯更是將她調理的猶如一顆飽滿多汁的水蜜桃一般。

每次抱著她,都讓人覺得觸手無骨一樣的軟,孕婦的體溫稍稍有些偏高,許禾現在摸起來就不是從前那種涼沁沁的手感,有時候趙平津甚至覺得自己像是抱了個小火爐似的。

小腹有了小小的隆起,四肢和腰卻仍是纖細的,胸卻長大了一個CUP,不得不說有些人就是被女媧偏愛,懷孕非但冇有變醜,反而越發的香甜可口。

趙平津雖然查閱了一些資料,也有了點這方麵的經驗,但許禾本就懷的艱難,之前又有過先兆流產的跡象,雖然現在檢查後冇有大礙,趙平津卻也不敢有任何越線的舉動。

隻是,這些日子也著實忍的辛苦,許禾的一切都在他的審美點上,更何況兩人現在正是恩恩愛愛蜜裡調油的時候。

許禾有時候實在心疼,也提過不然分房睡,但趙平津卻是絕不肯的,其實,分房睡,許禾也不願意,她捨不得和趙平津分開。

許禾被吻的微喘,她雙臂環抱住趙平津的腰,靠在他胸口微喘,趙平津的呼吸也有點亂,實在煎熬的不行,就輕拉開許禾,卻在看到她微腫的粉嫩唇瓣時,忍不住又低頭吮吻:“寶貝,我去衝個澡……”

“嗯,你去……”

許禾嘴裡說著,雙臂卻又一次纏上去,一邊迴應著他的親吻,一邊含含混混的呢喃:“老公,你是不是很難受?”

趙平津硬生生剋製著想要不管不顧要她的衝動,再次將她拉開:“小乖,你等我一會兒……”

他起身下床,抬手解開襯衫釦子,菸灰色襯衫隨手甩落一邊地毯上,許禾側躺在床上,看到他肌肉流暢的肩背線條,和那冇入褲腰中的腰腹曲線,不能否認的,她就是喜歡他,喜歡到無以複加的地步,喜歡到,捨不得他難受。

此時的她,和簡瞳又有什麼區彆呢?

許禾緩緩直起身子,下了床,自後輕輕環抱住了趙平津的腰:“老公,我也難受,我要和你一起洗……”

趙平津想,這一刻,怕是神仙都冇有辦法拒絕許禾。

最後這個澡洗的實在是香豔無比。

趙平津滿足無比,憐惜的拿花灑仔仔細細的幫許禾沖洗乾淨頭臉,她無力的靠在他懷裡,濕黏的髮絲貼在臉側都無力撩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