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寶寶早已有了胎動,有時候睡醒了,還會在許禾肚子裡伸伸小胳膊伸懶腰踢踢腿呢,有時候看到肚子上忽然鼓出一個大包,兩人就忍不住猜測小傢夥在媽媽肚子裡玩什麼遊戲呢,許禾和趙平津都覺得特彆的有趣,原本的小小胚胎漸漸發育成小小的胎兒,再過三個多月,就要出生啦。

趙平津盼著能生個女兒,許禾卻想生個兒子,她身子不大好,懷孕來的挺艱難的,雖然並非是重男輕女,但許禾知道,在這樣的家庭裡,長輩們其實還是盼著有個男孩子的,更何況看趙平津的意思,大約是不願她再繼續懷孕生產了。

想到這些,許禾心裡自然甜蜜幸福,隻是甜蜜幸福之下,卻又有些許的自責,如果她一直都健健康康的,該有多好。

兩人這樣偷偷摸摸的私會,持續了差不多一週,就被趙老太太給抓了包。

湯姨扶著老太太下樓到了花園外,遠遠就看到兩人抱在一起難分難捨的畫麵。

老太太連聲歎著,撫著額頭不忍卒看。

她都這般年紀了,還要看小兒女卿卿我我。

許禾和趙平津被趙老太太抓包,慌得不得了,兩人趕忙分開,如兩個小學生一樣低頭站著,老老實實的準備挨訓。

湯姨就笑著勸:“要不就讓禾兒回去吧,我看他們兩人分開了,反而哪個都吃睡不寧的,您看津哥兒這兩天好像又瘦了。”

趙老太太疼愛孫子,又顧念許禾肚子裡的重孫子,早就心軟了。

隻是又怕兩人**的再次失控,不免有些矛盾。

ps://vpka

“我看上次見了紅,禾兒和津哥兒都嚇到了,想來他們也就知道輕重了,更何況現在禾兒肚子大了,日益笨重,也需要男人照顧,孕婦心思敏感,有丈夫在身邊陪著,心情也能好一些。”

湯姨輕聲的勸著,趙老太太看看如今已經三十歲的孫兒好不容易有了媳婦孩子,有人疼著了,這心也就軟了。

她擺擺手,佯怒對趙平津道:“趕緊把你媳婦領回去吧,你們倆這一天一天鬨的我頭疼。”

說完,就扶了湯姨往回走:“這兩個小冤家,算是一分鐘都不讓我安生。”

嘴裡在抱怨,卻又是掩不住的歡喜和寵愛。

趙平津和許禾聞言立時歡喜無比,聽老太太的口吻也知曉她並未生氣,因此小兩口也不再多逗留,甚至連東西都不收拾,直接手拉手回了房間。

室內溫暖如春,趙平津也終於不用隔著厚厚的毛絨睡衣抱自己的小妻子。

許禾隻穿著寬鬆的孕婦睡裙,兩條白嫩嫩的小腿嫻熟的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勢,翹在趙平津的身上,讓他給自己按摩揉捏小腿。

到了孕後期,許禾已經比懷孕前胖了足足十五斤,但饒是如此,體重也不過剛剛過了三位數。

隻是她的肉肉都特彆會長,肚子大了,腰肢和四肢上卻也冇長贅肉,反而胸和臀都豐盈了起來,其實原本許禾都算是有料的,所以如今連著升了兩個CUP之後,已然是十分可觀。

趙平津早已一手難以掌握,也因此,隨著許禾月份越來越大,他反而越發煎熬。

但就算再怎樣的煎熬難耐,趙平津還是願意受這樣的罪,也不想和她分開。

許禾因著懷孕的緣故體溫比從前高了一些,尤其在這樣暖氣充足的房間裡,她簡直成了個小火爐。

趙平津抱著香軟溫熱的小妻子,倦意很快襲來,許禾在他懷裡睡著冇多久,他也很快睡著了。

時間就這樣平靜美好的向前,許禾因著身孕的緣故,複試的麵試她提前申請了視頻麵試,因著初試的成績優秀,加之她孕後期身體沉重確實不方便長途跋涉,學校和教授那邊也很快在商議後通過了她的申請。

趙平津從不曾懷疑過許禾在課業上的用功和天賦,陽曆三月中的時候,許禾懷孕已經七個多月,她順利通過了視頻麵試,這一樁心願,也算是圓滿實現。

三月末的時候,正是江老爺子的生祭,衛夫人一家就從港城趕赴了京都。

隔了這麼久的時光,衛臻再次見到許禾的時候,她已經是名正言順的趙太太,且有了七個多月的身孕。

衛臻見識到了許禾如今的受寵和眾星捧月,她雖然心中嫉恨無比,但或許是因為當初靈堂上那一幕實在給她留下太深的心理陰影,她也並不敢去作妖。

隻是讓衛臻冇想到的是,這一次京都之行,卻徹底改變了她的命運。

衛誠儒夫婦祭拜完江老爺子後,專程去了倚翠山拜訪趙老太太,也順便探望許禾。

衛臻和衛嘉英夫婦自然也隨同前往。

上次許禾與趙平津去港城看病,並未和衛誠儒見麵,因此衛誠儒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懷孕後的許禾。

三月春寒,許禾因著懷孕燥熱,隻穿了長袖長裙,仍披著那條米杏色的披肩,她長髮結辮垂在胸前,人稍稍胖了一些,粉麵桃腮,溫婉秀美的坐在那裡,衛誠儒好幾次都有些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