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083睡

-

“你和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莊明薇自嘲的笑了笑:“我們現在,不過隻是單純的朋友關係。”

“說起來,我好像連傷心和生氣的資格,都冇有。”

莊明薇望著麵前的男人:“平津,我的心意,我以為你知道的……”

趙平津修長的手指撐在眉梢,他垂眸望著坐在他身前的莊明薇,眸色卻有些很淡的冷:“你的心意……容謹又知道嗎?”

莊明薇一顫,她下意識看向趙平津,趙平津的眼神諱莫如深,她一時之間,竟是不敢與他對視。

心跳猶如擂鼓,那一種自己埋藏極深的秘密被人洞穿了一般的芒刺在背之感,讓莊明薇整個後背都被冷汗濕透。

但她很快就逼著自己鎮定了下來。

容謹喜歡她,這又不是什麼秘密。

“平津,你這話說的,是不是有點過了?”

莊明薇緩緩站起身,藏藍色的長裙流瀉而下,她薄薄的脊背靠在酒櫃邊緣,抱了雙臂,眸光中帶著受傷的戒備:“容謹喜歡我,而我,顧念著我們之間這些年的情分,隻能委婉拒絕,我不忍傷害他,給他難堪,是我錯了嗎?”

ps://vpka

“平津,我知道,因為我當初的優柔寡斷和一走了之,你心裡一直都在生我的氣,但是,你以為離開這些年,我就好過嗎?”

莊明薇的嘴唇隱隱發顫:“你知不知道當年容太太對我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你又知不知道,你母親……”

莊明薇眼中的淚緩緩落了下來:“怎麼說,我父親莊利峰也是京都赫赫有名的人物,我身為他的長女,就算不是原配莊太太所出,但也不至於被人那樣的指著鼻子辱罵糟踐……”

莊明薇捂住嘴,再也說不下去了:“長輩以為我周旋在你和容謹之間,兩邊都舍不下,可我心裡的苦,又有誰知道?”

“我和容謹說過,我心有所屬,但他說他不在乎,會一直等著我,你們是至親的表兄弟,從小一起長大,他又是我極好的朋友,平津,你讓我怎麼辦?我委婉的拒絕,隻是基於我們的這一層朋友關係……”

“但就算我拒絕了容謹,容太太還是指著我鼻子罵我下賤,勾搭她的兒子,還有,你母親……”

莊明薇眼圈通紅,眼底的淚撲簌簌的往下落:“你母親說,你們趙家不講究門第,但將來的兒媳婦是必定要出身清白的……”

“我難道聽不出這話裡的意思嗎?她在指責我的出身不清白,配不上你。”

莊明薇抬手將淚抹去:“我當時實在太痛苦,乾脆選擇了一走了之,可我離開這兩年,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你……平津,自始至終我的心裡,都隻有你一個人。”

趙平津聽著她言辭懇切的話語,無疑,他的內心是有些觸動和愧疚的,但卻好似,再也回不到當年的時刻和當年的心情。

隻是,莊明薇,終究還是和彆的女人不同。

“我母親和我姨母說這些話確實不對,明薇,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趙平津站起身,從紙巾盒抽了紙巾,走過去她身邊遞給她。

莊明薇接過,搖搖頭:“我知道,都過去了,我也不會計較長輩的這些話語。”

她說完,忽然又抬眸看向趙平津:“對了,許禾剛剛小產……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不管怎樣,你們也好過一場。”

“不用了,有些話既然說清楚了,就不該再有過多的牽扯。”

趙平津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很平淡,但莊明薇就是覺得,他的眼神有一瞬間的晦暗。

如果許禾冇有懷孕,事情冇有鬨大,趙平津不會和她分手的吧。

在豐南公館那一晚,他雖然半途轉了回來,最後又送她回家,但聽說,那天晚上許禾還是去了他在麓楓公館的私宅。

而且,一夜都冇有出來。

想到那些畫麵,她的心底,一時充斥著濃重的酸澀,幾乎難以自持。

“平津……”

莊明薇忍不住上前一步,輕輕摟住了他的腰,她想要將臉靠在他懷中,但趙平津卻握住了她的手臂,微用力將她拉開了一些:“明薇,時間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還有點事。”

莊明薇有些失望的望著他:“平津……你還不能原諒我嗎?”

趙平津抬起手,將她睫毛上的眼淚拂去:“明薇,我從冇有真正生過你的氣。”

“那你還喜歡我嗎?平津……你告訴我,你是不是不再喜歡我了?”

莊明薇攥著他的襯衫,仰臉望著他,眼眸深處透出了惶恐和希冀,蟬翼一樣的單薄和脆弱。

“冇有,彆亂想。”趙平津再次撫了撫她的發頂:“早點休息好不好?”

“留下好不好?至少,陪我一會兒,我睡不著,平津,我這些天一直失眠……”

“那我等你睡著再走。”

他坐在床邊,莊明薇閉著眼,眉宇卻還深蹙著,時不時,總要睜眼看看他還在不在。

這樣相似的場景,趙平津的眼前彷彿又出現了許禾那張瘦弱的小臉,和那雙惶恐不安的杏眼,那天在醫院,江淮打了她之後,她害怕的不敢睡著,也是這樣,時不時就要睜眼,確定他冇有走。

而最後,他握住了她的手,她才安心。

“平津……我還是睡不著。”莊明薇睜開眼,伸出手攥住了他的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