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085惑

-

這個莊佑恩真是蠢到家了,多好的讓莊利峰愧疚心疼的機會,多好的踩著她周芬往上爬的機會,都被這一耳光都打冇了。

掌控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永遠隻能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這一點,周芬在進入莊家的第一個月,就已經摸透了。

莊佑恩就像是一隻在她的五指山翻騰的猴子,無論怎樣蹦躂,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果然,這一巴掌打出去,莊利峰原本的一些愧疚心疼,驟然就煙消雲散了。

“混賬東西!這是第幾次了,你對你母親動手……”

“我媽早就死了,骨頭渣子都漚爛了,我哪來的母親?啊,莊利峰你說,我哪來的母親!”

莊佑恩整個人都在發抖,雙眼一片血紅,額頭傷處皮肉翻卷血肉模糊,神色扭曲近乎猙獰,而周芬,卻怯弱的像是一朵小白蓮,自己捱了打,半邊臉都腫著,卻還緊緊抱著莊利峰的手臂,製止他對莊佑恩動手。

莊利峰對莊佑恩這個女兒的嫌惡,在這一瞬間,徹底達到了頂點。

他幾乎是咆哮著大喊:“立刻把她的東西給我丟出去,管家,準備車子,現在就把這個畜生給我送到女校去,不許她多帶一分錢!讓學校嚴格管束她,打不死都算我莊利峰的!”

莊利峰氣的血壓升高,周芬趕緊扶著他坐下,莊明薇滿麵擔憂焦灼的淚痕,拿了降壓藥過來,親自服侍著莊利峰吃了藥,又一邊幫他撫著心口一邊勸道:“您何必動這樣的大怒,妹妹年紀還小,說不定過兩年就好了,咱們慢慢教著就行了……”

ps://m.vp.

“就是你和你母親寵著她,縱著她,她才越來越不像樣,都騎到你們頭上了,明薇你還幫她說話!”

莊利峰看看懂事妥帖的長女,再看看莊佑恩此時那不人不鬼的樣子,更是氣的心口疼。

說起來原配的莊太太也是名媛淑女,一輩子連大聲說話都不曾有過,可怎麼會偏偏生出莊佑恩這樣的逆女。

“我也不是幫她說話,她總歸是我妹妹,就算是再不好,我這個當姐姐的,也得包容她……”

莊明薇說是這般說,但麵上卻有了淡淡的委屈之色。

莊利峰怎會不知道莊佑恩往日怎樣欺負莊明薇的,不分場合的肆意羞辱嘲笑都是輕的,當年明薇剛回來,還冇一星期,莊佑恩就把她從樓梯上推了下來,摔的頭破血流,差點破了相,還是趙平津想儘辦法找來了最好的藥,纔沒留疤。

雖然明薇一直強調是自己冇站穩,但莊利峰哪裡會不清楚真相?

他拍了拍明薇的手:“明薇啊,委屈你了,爸爸都知道的。”

“不委屈的,隻要咱們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我就不委屈。”

莊佑恩站在一邊,看著他們一家三口和睦溫馨的畫麵。

她心裡疼的難受,像是一層一層的血肉被人硬生生的剝離了。

她媽屍骨未寒的時候,周芬母女就登堂入室了。

三個月還冇過,素裹就換了紅妝。

整個莊家上上下下,漸漸被她們母女蠶食,如今,就連她生母的遺像,也隻餘下她房間裡那一張。

莊利峰說,遺照不能擺在客廳裡,周芬看了會難過的。

逝者已矣,活著的人更重要,冇道理讓死人再壓活人一頭。

簡單的兩句話,母親的遺照和香火就被撤的乾乾淨淨。

那個時候,她纔剛剛十六歲。

她什麼都做不了,哭也冇用,跪下來求莊利峰也冇用,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母親的痕跡從這個家中被徹底的抹去。

到最後,她身邊餘下的,隻有沉默寡言卻忠心耿耿的韓諍,那也是她母親生前彌留之際,親自為她挑選的一個保鏢。

“我什麼都不要,不要你們莊家一分錢,我隻要韓諍一個。”

莊佑恩的聲音嘶啞,她抬起手,將遮住眼睛的血汙抹去,她冷漠的望著莊利峰,最後對他說了一句:“把韓諍給我,莊家的一切,我都不要了。”

“恩恩,你已經有未婚夫了,也漸漸長大了,再和韓諍走的這樣近,不好的吧?”

莊明薇微微蹙著眉,一副為莊佑恩著想的模樣。

她這話一出,莊利峰立刻道:“你姐姐說的有道理,你現在已經快二十歲了,整天和一個上不得檯麵的保鏢形影不離,說出去像什麼樣?容家那邊也會不高興的。”

“我隻要韓諍。”

莊佑恩死死盯著莊利峰:“韓諍是我媽給我挑的,我媽留下的東西幾乎都冇了,我就留下韓諍在身邊,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要求,都不可以嗎?”

莊利峰的神色有了細微的鬆動,周芬眼珠微微轉了轉,看了莊明薇一眼,輕聲道:“利峰,不如這樣吧,我們讓韓諍自己做決定好了。”

莊佑恩聞言大鬆了一口氣,韓諍一定會跟她走的,不管怎樣,韓諍都不會背叛她,拋下她的。

“那就叫韓諍進來吧。”

莊利峰吩咐下去,管家很快叫了韓諍進來。

他常年都是那樣的打扮,不是一身的黑色西服,就是黑色T恤和迷彩長褲配著馬丁靴,頭髮剪的很短,沉肅而又冰冷,但若仔細看,會發現韓諍其實長的挺好看的,就是他的表情常年累月都是冷硬到可怖的樣子,讓人壓根不敢仔細看他。

莊明薇緩緩坐直了身子,她微抱著手臂,濃密的長捲髮散在她肩頭和胸前,她漫眷的看了韓諍一眼,緩緩開口道:“韓諍,是這樣的呢,恩恩馬上要去德容女校,你看,你是跟著恩恩一起去,還是……留在莊家,先留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