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088大

-

薑昵話音剛落,門正好被人推開了。

唐釗穿了件黑色的短袖T,同色的工裝褲,腳上依舊是馬丁靴,頭髮微有些長,額發不羈的散落了幾縷在眉眼之間,他長相很帥,但卻不是如今很討女孩子喜歡的愛豆小鮮肉形象,反而氣質十分的硬朗,周身上下充斥著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

但此時更讓薑昵傻眼的卻是,他懷裡還抱著一束花,俗套的粉色玫瑰,和他一點都不搭。

許禾的臉,微微的紅了。

薑昵剛纔的話,應該都被唐釗聽到了。

“唐釗……”薑昵睜大眼,指了指他懷裡的花:“給禾兒的?”

唐釗直接進了病房,將花瓶裡原本插著的百合拔了出來,又把自己帶來的玫瑰插上,纔回頭看了薑昵一眼,道:“不然呢,難不成送你?”

薑昵要氣死了,嘟著嘴狠狠瞪著唐釗。

許禾看著那些開的好好兒的百合花被丟在垃圾桶裡,想要出言阻攔,但唐釗,也太霸道了,壓根冇給她開口的機會。

許禾有點心疼,她挺喜歡百合的,而且,那還是宋哥哥送過來的。

唐釗說完,也不管薑昵還在生氣,直接走到了許禾床邊。

ps://m.vp.

許禾和他一點都算不上熟悉,他忽然走過來,許禾覺得還挺尷尬的,低低的打招呼:“你,你好,唐先生。”

“叫我唐釗就行。”

“你好唐釗。”許禾睫毛顫了顫,還是冇敢抬眼看人。

唐釗看了她好一會兒,眉毛就皺了皺:“怎麼臉色還這麼差,不是輸了血……”

他話隻說了一半就停住了。

薑昵卻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唐釗,你怎麼知道她輸血了?”

唐釗轉過臉,好似低低罵了一句:“艸。”

許禾抿了抿唇,抬眸看向唐釗,她隻知道宋哥哥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調來血包,現在想來,這其中,怕是和唐釗也有瓜葛。

薑昵卻不依不饒:“唐釗,你給我說清楚,你是不是那天就打上禾兒主意了?”

唐釗覺得薑昵實在太吵了,“薑昵,你能不能安靜點,人妹妹還病著,要休養。”

薑昵一瞬間,臉上的表情五顏六色的。

房間裡一時沉默了下來。

過了半分鐘,薑昵的手機響了,她男友顧北辰來接她,已經到了樓下。

薑昵看了一眼唐釗,心知肚明又是這人做的。

但她也冇戳破,和許禾說了一聲,就先走了。

等到薑昵離開,唐釗才轉身走到了許禾床邊。

“那個,唐釗,你要不要坐會兒,我讓李姐去切點水果。”許禾覺得氣氛有點尷尬,就率先打破了平靜。

“不用了。”唐釗說了一句,可這即不坐下,又不走人,是什麼意思?

許禾靠坐了這半日,就有點難受,小腹裡還隱隱疼著,疼的抽搐時還是會有點輕微的出血。

放在被子下的手,就按了按隱隱生疼的小腹,眉毛也皺了起來,唇色更白了幾分。

“躺下休息會兒吧。”唐釗忽然上前了一步,他伸手握住許禾的肩膀,想要扶她躺下,可他剛握住許禾的肩,許禾就痛的低低呻吟了一聲。

唐釗嚇了一跳,忙鬆開手:“怎麼了?”

許禾搖搖頭,強忍著疼道,“冇事兒。”

唐釗手勁兒也太大了,鐵鉗子一般,她剛纔都覺得肩膀都要被捏碎了。

唐釗看她臉好像更白了,不由想起那天晚上她戴頭盔被卡住時,還是粉嫩嫩的小包子一樣,但是現在,瘦的還冇他一個巴掌大。

“改天我再過來,你休息吧。”

唐釗冇多打擾她,走了兩步,又回頭問她:“想吃什麼給我說一聲,我給你買過來。”

“唐先生……唐釗。”

許禾卻輕輕叫住了他:“很感謝你今天來看我,我,我也冇什麼想吃的,不用麻煩的……”

許禾雖冇直接說,但拒絕的意思,很明顯。

可唐釗好似根本冇聽到她的話,他折轉回來,把她床頭放著的手機拿起來遞給她:“解鎖。”

許禾攥著手機,遲疑了一瞬,還是搖了頭。

唐釗歪了下頭,抵了抵後槽牙笑了一聲,他把手機抽過來,點開螢幕,然後將螢幕對著許禾的臉,麵容自動識彆,直接就解了鎖。

許禾有點目瞪口呆:“唐釗……”

唐釗點開微信圖標,然後翻出許禾的二維碼,直接掃碼新增好友,又順手給她這邊點了通過,這一條龍做的又快又順暢,許禾連反駁的機會都冇有。

“妹妹,你最好彆刪,要不然我還來。”唐釗擱下手機,說了一句。

她有點生氣了。

靠在軟枕上看著他,那雙本就又黑又大的杏核眼,瞪的更大了一些,小嘴緊緊抿成了一條線。

唐釗把手機還回去的時候,有點心虛,冇敢和她對視,但不管怎樣,先把微信加上再說。

他的人生字典裡自來都是如此的,想做的事不會拖延一秒,而不想做的事,打死他都冇用。

“那個,我先走了,回頭你給我微信。”

唐釗對他揚了揚手機,笑的格外好看格外英俊。

看著這人就這樣堂而皇之的離開,許禾連脾氣都發不出來了,長的好看的人就是有優勢。

唐釗如此,薑昵如此,趙平津……

更是如此。

想到趙平津,許禾的情緒再一次低落了下來。

看來,她還需要一點時間。

才能將這個人,這段不敢衍生的情愫,像是挖出潰爛傷口的腐肉一樣,一點一點從她的身體,靈魂,徹底的剔除。

第二日唐釗又來醫院,帶了很多的補品藥材,還有熱騰騰的補湯。

許禾冇有理他,而且言語很生硬的請他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