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爺能在滬市混得風生水起,自然也有他獨特的行事風格,能夠讓手底下的兄弟們對他服服帖帖的。

當年黃爺就曾在一幫兄弟們麵前說過,誰拿到他的信物就能代替他。

所有兄弟們也認可了黃爺的話,並且發誓聽從黃爺的安排。

現在唐唯拿著黃爺的信物出現在他們麵前,就代表唐唯是黃爺認可的人,他們就不應該忘記當初的規矩,應該聽從唐唯的安排。

田四自然明白這些,他之所以會不滿全是因為王冬站出來教訓自己。

他和王冬都是黃爺多年的手下,憑什麼王冬要來教訓自己?

田四不服氣看著王冬,“黃爺現在不在了,你想咋說都成了。”

“田四,你這句話啥意思?難道你看不到黃爺的金如意嗎?”

“東西我當然看到了,但我就是不認可這個女人。”

你要認可這個女人,我就偏不認可這個女人。

田四是存心要和王冬杠下去了。

“你……”

王冬滿臉無奈看著田四,最終隻能把頭扭到一邊,不願意和田四繼續計較下去。

唐唯見狀,笑著看向田四,“你不認可我不打緊。”

說完,唐唯又抬眼看向眾人,“你們當中還有誰不認可我的,現在都可以站出來,我之前也說的很清楚了,不認可我的人我也不強求。

認可我的人,今後就跟著我乾,聽我的安排,隻要我還有一口吃的,我就絕對不會餓到大家。”

唐唯拋出的橄欖枝很誘人。

在眼下這個情況裡,誰給飯吃誰就是娘。

原本那些不認可唐唯的人,看了看田四又看向唐唯,誰也不說話了。

田四滿臉怒意看向那些人,“你們什麼意思?為啥不說話了?”

“四哥,我們……”

“還是我來說吧!四哥,我們都還有家人要養,我們不能跟著你了。”

“是啊。”

“……”

大家都紛紛表示要站在唐唯這邊。

田四惡狠狠瞪了一眼這些人,又不服氣看向唐唯和王冬。

“哼!我就算不跟著你們,我也不會餓死的。”

說完,田四就氣急敗壞離開了。

看著田四走遠,王冬來到唐唯身邊,“就讓他這樣走了,會不會……”

“沒關係,咱們還剩下這麼多人,現在也不差他一個。”

見唐唯都這樣說了,王冬也就冇多說什麼了。

唐唯轉過身來,麵帶笑容看向大家,“大家都辛苦一晚上了,拿了糧食回家休息吧!往後還有事情的時候,我會讓王冬去喊你們。

我初來乍到,往後就要多仰仗大家了。”

說完,唐唯客氣對大家拱手。

唐唯又給他們糧食,還對他們客客氣氣的,這些人一下子就對唐唯心服口服了,都站到了唐唯這邊。

王冬開始組織大家拿糧食,等所有人都拿到糧食離開後,唐唯喊住了即將離開的王冬。

“王冬。”

王冬聞言,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她。

唐唯笑著走近他一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你現在是老大,你有啥事吩咐就是了,不用對我這麼客氣。”

“該有的客氣還是要有的。”頓了頓,唐唯繼續說:“你知道滬市最近來了一個叫玄影大師的人嗎?”

“你說那個騙子?”

“騙子?”唐唯滿臉疑惑盯著王冬。

“對啊,他不就是個騙子嘛,天天說幫人驅除怪物,幫人看風水,這不就是騙子嘛。”

王冬不相信這些東西,自然而然就認為玄影是個騙子。

唐唯笑而不語,對玄影是不是騙子這件事先不做評價。

“玄影住在城郊,你幫我盯著他,但不要被他發現了,你尤其要注意他身邊的一個籠子,那裡麵裝著一隻小白狗。

你要是發現小白狗的蹤跡了,就趕緊過來通知我。”

“好!”

“辛苦你了。”

王冬被唐唯客客氣氣的態度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開口,“你真不用對我這麼客氣,之前都是我不懂事,你有黃爺的金如意,你今後就是我們的老大了,我們今後都會聽你的。

至於田四那個人,你不用去理會,他也不是衝你,他就是一直和我不對付,等他想明白了就好了。”

“好!”

唐唯簡單交代了王冬一些事情,就送走了王冬。

王冬走遠後,她也離開了這裡。

田四罵罵咧咧走在滬市的大街上,滿肚子裝的都是對唐唯和王冬的不滿。

他覺得王冬認可唐唯,就是想討好唐唯而已,他纔不要像王冬一樣,整天圍著一個女人轉。

想到王冬對唐唯的態度,他越來越氣,腳下的步子也走得越來越快。

忽然,他不小心撞上了身穿中山裝,戴著眼鏡的玄影。

掃了玄影一眼,他嘴裡罵罵咧咧道:“你個臭道士在這裡乾啥?冇事就好好待在你的道觀裡啊。”

玄影打量了他一番,就想繼續往前走。

田四偏偏不知死活攔下了他,滿臉生氣衝他嚷嚷道:“你剛纔撞到了我,這就想走嗎?”

“那你要怎樣?”

“賠錢啊。”

說完,田四小聲嘟囔道:“媽的,剛纔被唐唯那個娘們兒觸了黴頭,現在又撞上個臭道士,老子今天被黴運纏身了。”

儘管田四的聲音很小,但玄影還是聽到了“唐唯”二字。

玄影看向田四的眼神變了變,“你認識唐唯?”

田四狐疑盯著她,“認識,咋了?”

玄影冇說話,揪住田四的衣領子,帶著他一起離開了這裡。

唐唯回到醫院的時候,顧向東正在喂顧安吃飯。

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顧向東停下手上的動作,回頭看過去。

唐唯徑直進入病房,問:“安安怎麼樣了?”

顧向東冇說話,隻是對她搖頭。

唐唯滿臉疑惑看向顧安手上的傷口,微微皺緊了眉頭。

怎麼會這樣?

她不是已經給了安安靈泉水,為什麼安安手上的傷口冇有痊癒的跡象?

她來到安安身邊,檢查了安安的四肢,發現安安不僅冇有痊癒,四肢開始出現浮腫的症狀。

不僅冇有痊癒,情況居然還更加嚴重了!

唐唯看向顧向東,小聲問:“你給安安用藥了嗎?”

,content_num-